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2日在英國媒體上撰文,呼籲英國政府不要在香港問題上沉默。在此之前英國議會下院要求對香港目前的政治緊張局勢進行調查。目前英國政府就香港政改爭議保持低調,但英國的一些精英已經按捺不住,欲對香港這塊英國前殖民地盡“宗主國的責任”。
  英國有這種動向,並不新鮮,是挺合規律的事。包括香港激進反對派與中央對抗的表現,這一切都可看做中國收回香港那場大較量的餘波。
  既是餘波,它再洶涌,也成不了新時期歷史的巨浪。彭定康如今“無官一身輕”,是早已過氣的政客,他說幾句,屬於應景。英國媒體不在西方所認為的“道德高地”上跺兩腳,就是缺位。至於英國議會,他們不說白不說,說了也白說,他們通常選擇說。
  英國政府是要對英國社會同中國這一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實際利益關係負責的。唐寧街大概也很想說幾句,但到目前為止憋住了。卡梅倫不能不多思忖他如果不剋制的後果。
  圍繞香港政改,各方的價值觀和利益不同,溝通難有突破。在這種情況下,力量需要受到尊重,否則維持秩序的最後底線也將不復存在。其實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得以簽署,英國在中國的嚴正立場面前後退,印證了那句話——形勢比人強。
  香港政改方案是嚴格按照基本法制定的,這一點英國方面很清楚,美國和西方國家認真研究過香港基本法的人也是清楚的,香港社會的精英、包括泛民派就更清楚。泛民派鬧,是因為他們看到中國政治上受到西方的壓力,他們認為自己的不合作能夠迫使中央做出更大讓步。國家現在以堅定的行動告訴他們,他們想錯了。
  如果特區政府和絕大多數民眾都支持泛民派的立場,那麼中央將很難辦。然而事實不是。基本法在香港擁有廣泛社會基礎。這場鬥爭中,國家的力量與特區政府、香港建制派和廣大支持者的力量聯合了起來,如果對抗升級,泛民派不堪一擊。
  西方可以利用泛民派攪亂香港局勢,但泛民派想反過來利用西方強化自己同中央對抗的籌碼,將很難奏效。英美更傾向於在香港問題上同中國過暗招,他們既缺少在香港問題上向中國政府攤牌的道義資源和決心,也沒有這樣做的實際杠桿。
  香港民主在回歸後穩步前進,這個事實根本打不倒。彭定康自己當年就是被英國女王任命的總督,不是香港人普選出來的,當時的香港甚至連選舉或提名委員會都沒有。
  香港泛民派比起世界各地那些搞出“革命”的反對派相比,肯定算不上強的。他們搞“公民抗命”的法寶就是些民粹主義口號所固有的煽動性。他們當中最激進的力量似乎相當在意自己的個人安全和後路,他們不像是社會大型抵抗運動的領袖。
  歡迎這些人在意香港法律的最後邊界,並似乎有意把不觸犯香港法律作為他們個人領導、參與對抗性行動的底線。香港法律不會允許他們採取破壞城市運轉的實質行動,他們如果那樣做必遭法辦,他們的這一判斷沒錯。
  至於英國,它的確仍對香港部分人有影響,但它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幾乎是零。在這個地區沒有力量存在,它對香港事務的干預只能是口頭髮發牢騷級別的。但要動真格,它必鞭長莫及。▲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檜木傢俱

vo85vogd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