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機場高速
  長江商報消息 投資企業回應:“單次收費21元才不致虧損”
  ■本報記者 彭為
  16公里進機場的高速公路小車單次收費15元,來回需花費30元。昨日,武漢天河機場高速公路開始試運營收費,武漢市民紛紛喊貴。負責該道路建設運營的武漢天河機場路投資發展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卻感到委屈:按這個價格30年後,企業將虧損100多億元。
  收費標準

  經多重考慮再變可能性不大
  肖毓武表示,作為企業訴求,肯定希望收費標準能夠提高,但是政府不得不考慮老百姓的承受能力,這也是為何機場二通道早在20日就全線通車,而收費標準卻晚了6天才出台,原因就是“對收費標準的反覆權衡”。
  相關人士稱,如今的標準是“綜合考慮社會影響及項目投資回收的需要”,才最終確立的。
  有市民拿原先機場一通道收費標準來作比較,認為不該上漲。肖毓武解釋,原因有多方面。一是原來的機場一通道是1995年建成,當時建設成本和如今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二是機場二通道是按高速公路標準建設,設計時速100公里,要求更高,建設成本就更高。三是16公里的二通道中,有13公里是高架段,比一通道在土路上做路基要貴得多。四是二通道處於城郊結合部,徵地拆遷量更大,花費也更多。
  也有市民指出,即使是按高速公路標準,收費也比其他地方要貴。肖毓武表示,這主要是因為一般高速公路里程較長,即使算上穿山過河的高難度段,平均到每公里的成本也沒有機場二通道高。
  記者註意到,在昨日發佈的收費標準中提到:“武漢天河機場高速公路工程竣工驗收和財務決算報告完成後一年內將核定正式收費標準。”這是否意味著1年後價格還可能有所調整?肖毓武介紹,這主要是因為審計部門需要核算工程的建設成本,比如現在企業和媒體公佈的40億元,需要由審計部門最後確定是否都是工程建設所用。如果審計證實無誤,再變的可能性不大。
  市民吐槽

  “跟搶錢一樣!”
  從武漢市區快速抵達天河機場,有兩條路可選。一是原來的機場路(俗稱機場一通道),這段路全長17.8公里,原先小車收費15元一次,後經調整,降價至10元一次。
  但是,因武漢天河機場T3航站樓施工需要,原一通道靠近機場路段要做飛機跑道,需封閉施工。在封閉施工前,武漢天河機場高速(俗稱機場二通道)宣告完工通車,在明年底一通道恢復通行前,車輛改走二通道。
  昨日,機場二通道開始試運營收費,標準為單次收費15元。也就是說,來回去機場,至少得交30元過路費。
  “太貴了,跟搶錢一樣!”消息一經傳出,市民、網友紛紛吐槽,武漢的人均收入並不高,但該高速公路收費卻高於發達城市。
  車主李先生因生意往來,經常送朋友去機場,對於“漲價”一事,表示不能理解。他說,高速公路而言,湖北很多地方都超過0.8元,在全國來說已經算貴的了,如今每公里9毛多的收費更是高上加高。
  企業叫屈

  “30年後將虧損100多億”
  探討天河機場二通道的收費需從建設模式說起。
  天河機場二通道項目總投資40餘億元,由武漢市城投集團公司和武漢市市政建設集團合資組建的項目公司——武漢天河機場路投資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以BOT(建設-經營-轉讓)方式投資建設,通過在30年特許經營期內收取車輛通行費的方式收回工程建設投資。
  也就是說,機場二通道的投資不是政府直接出錢,而是由企業投資,市場化運作,企業通過為期30年的運營來收回成本甚至盈利,30年後,道路還給政府。
  “實際上,經過我們測算,按現在發佈的小車15元一次的標準來收取,30年後我們還將虧損100多億元。”武漢天河機場路投資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肖毓武告訴長江商報記者,如果想在30年期滿時不致虧損,單次收費標準應該在21元左右。
  肖毓武介紹,目前建設支出已耗資40億元,後期運營時還需要還銀行利息,進行道路維護管理,包括道路養護、人工、電費、綠化、各種設施的完好維護,還有橋梁的結構安全檢測等都需納入支出範圍。
  而收入方面,肖毓武表示,主要靠收取車輛通行費的方式,沿線有限的廣告位資源等就如九牛一毛,起不了太大作用。
  專家論理

  就低不就高收費標準應下調
  同樣一個標準,企業喊虧,市民喊貴。記者瞭解到,武漢的機場高速雖然收費偏高,但類似現象在其他城市也有發生。
  昆明長水機場不到20公里的高速路,開車往返需繳20元,包括律師、工程師在內的33位市民發出公開信,共同呼籲取消昆明機場高速路收費,但被省發改委以“不具備取消收費條件”為由駁回。
  “T3航站樓確實需要這樣一條路,BOT的模式修路沒有問題。而且二通道是修在高架橋上,企業畢竟需要盈利,他們的角度和立場可以理解。”武漢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系教授尚重生認為,由於道路跟學校這些單位一樣,具有公益性,不應該完全商業化,還是應該“就低不就高”,跟原來一樣,通行費按原標準收取。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喬新生昨日下午5時許剛好體驗了新的機場二通道,走完後他感慨頗深:“以前從街道口到機場不到100元,今天花了120元,這說明這條路設計不合理,沒有科學規劃。”喬新生建議,相關部門應該嚴格審計建設單位有沒有問題,如果發現應嚴格查處。同時,根據查處情況,對收費標準進行下調,降至5元一次。
  “目前也只是權宜之計,相信不久後伴隨武漢的經濟發展會有所改變。”肖毓武也深知其中的矛盾,他認為要想群眾企業兼顧,需靠政府投資,政府投資則需稅收支撐,而稅收則建立在地區經濟發展的基礎上,因此根本解決問題,還是需等待經濟發展。
  昨日,武漢天河機場高速公路開始試運營收費。
  本報記者 王箏 攝
(原標題:“湖北最貴高速”收費如何出爐)
創作者介紹

檜木傢俱

vo85vogd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