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華社電|近日,河南南陽一處納入拆遷的小區驚現“艾滋病拆遷隊”,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註。27日,河南南陽官方公佈調查結果:幕後黑手為開發商——南陽市億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該公司雇用社會人員劉某某組成所謂拆遷辦公室,之後劉某某組織6名艾滋病患者組成“艾滋病拆遷隊”,目前,5名主要嫌疑人已被控制,多名官員被處分。
  回顧居民小區遭“艾滋病拆遷隊”突襲
  在南陽市房地產開發公司三廠小區住了20年的劉大娘在不到20天的時間里,被嚇得犯了兩次心臟病。起因就是12月初“艾滋病拆遷隊”突然來到該小區。“他們一共有六七個人,這些人白天在小區院子里曬太陽,晚上放鞭炮,砸玻璃,挨家挨戶敲門,很嚇人。”劉大娘說。
  記者在現場看到,從小區院外到樓道里,從一樓到頂樓,隨處可見“艾滋病拆遷隊”等字樣的標語,紅色噴漆格外觸目驚心。三樓一處早已搬空的房間大門上,還寫著“艾滋病拆遷辦公室”。
  業主張榮湘介紹,小區2011年底被納入拆遷範圍,因為協議沒談妥,大家一直拒絕拆遷。“整個小區一共住了58戶,前幾年陸續搬走了10多戶,自從‘艾滋病拆遷隊’來了以後,短短的半個月就搬走了10多戶,現在還有28戶。”
  多位業主表示,多次向公安局報案,但不見答覆。
  調查涉事開發商相關手續不全
  據瞭解,2011年11月,卧龍區西關社區舊區改造項目獲批。項目占地150.8畝,而三廠小區恰好處在項目區內。相關項目名為“億安·天下城”,由南陽市億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除少部分安置房外,多數是商業開發項目。據記者調查,涉事房地產開發項目僅有項目規劃許可證,土地使用、用地規劃乃至施工許可等相關手續一片空白。
  被拆遷戶楊金友表示,正是因為打聽到開發項目手續不全,將來可能連安置房的房本都拿不到,業主們才拒絕拆遷。
  處罰主要嫌疑人被控制,多名官員被處分
  27日,南陽市政府通報,億安房地產公司為加快項目拆遷進程,找來社會人員劉某某(已被警方控制),組建拆遷辦公室,承包拆遷工作。劉某某找到艾滋病患者崔某,由崔某找來艾滋病患者,組建“艾滋病拆遷隊”,通過亮明艾滋病患者身份,威逼恐嚇居民搬遷。
  目前,經紀檢監察機關查實,對在該項目建設和房屋征收過程中,負有工作失職責任的區房屋征收辦公室主任詹國平、區住建局副局長王河生分別給予行政記過處分,對區房屋征收辦公室副主任王書強、梅溪街道辦事處副主任魯康,分別給予行政記大過處分。
  走訪數十名黨政幹部登上福利發放名單
  然而,荒唐“鬧劇”並沒有“閉幕”,記者意外獲取的一份企業“春節發放福利人員名單”顯示,除了公司員工外,卧龍區相關街道辦事處、區征收辦數十名黨政幹部赫然在列。
  記者到南陽市億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採訪,除了一位負責“看門”的工作人員外,辦公室內別無他人。佈滿灰塵的辦公桌上,有一張“春節發放福利人員名單”。除了59名公司員工外,名單上竟然還列有梅溪辦事處和區征收辦共計31人,並註明系“億安天下城參與征收人員”。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名單上的人員包括,梅溪街道辦黨工委書記劉小麗,辦事處主任華德奇、副主任魯康,人大工作委員會主任王永芳、紀工委書記耿昀等;還有卧龍區住建局局長張德景、副局長王河生,區征收辦主任詹國平、副主任王書強等。
  在另一張“12月份物品領用(酒)”清單上,則列出了億安公司此前招待有關政府部門的部分用酒數量。其中19日招待土地局、規劃局“草廬對”2瓶、27日招待梅溪派出所“草廬對銀鑽”4瓶。
  記者試圖就上述清單向開發商、街道辦以及卧龍區相關部門求證,多數電話無人接聽。唯一接通電話的耿昀表示,對此情況“不太清楚”。
  卧龍區政府一位工作人員私下表示,在城市拆遷開發過程中,按程序應該是政府先出資進行拆遷安置,拿出“凈地”進行招拍掛,房地產公司中標後再入駐開發。但現實情況是,因為拿不出拆遷安置資金,地方政府往往先找到開發商出資,一邊拆遷一邊補辦手續,南陽市的拆遷亂象跟這有很大關係。在這種情況下,出現政府人員給開發商打工、開發商給政府人員發年終福利的怪象,便不難理解了。
  訪談被人當了槍使,很後悔
  河南南陽“艾滋病拆遷隊”經媒體報道以來,有關涉案人員隨後被當地警方控制。28日下午,記者在南陽市看守所面對面採訪了兩名主要嫌疑人。其中一名艾滋病參與者坦承:被人在拆遷中當了槍使,很後悔。
  48歲的崔洪(化名)系河南南召縣農民,2008年被確診為艾滋病患者,每月依靠政府發放的低保和補助生活,平時也在當地打打零工。據他介紹,因為此前包括自己在內的10多名農民工工程款被拖欠,幾經周轉後欠款轉到“劉虎子”名下。在要賬的過程中,“劉虎子”給大家介紹了拆遷的活。崔洪說:“當時一共來了6個人,都是艾滋病人,是我和另一個兄弟從周邊村裡找過來的。”
  崔洪表示,12月7日在公司有關人員的帶領下,大家第一次來到小區。據悉,在前後長達10多天的時間里,拆遷隊一直住在市內一家賓館,每天8時左右到小區,17時左右回來。
  關於是否參與威脅小區居民,崔洪介紹,每次去時,通常是公司的人帶頭去敲門,艾滋病人只是跟在公司有關人員後面。
  關於雇用費用問題,崔洪表示,剛來的時候“劉虎子”一次性給了2000元,隨後大家依靠賣門窗有些收入。“拆除的門窗先後賣了3次,頭回3000多元錢,第二回1000多元,第三回900多元。除了開銷,剩下平分了。”
  22日晚上,正在賓館的崔洪接到電話通知:“說是艾滋病拆遷的事情戳大了,讓趕緊走,我在山上躲了兩天,後來自己投案了。”崔洪承認,“艾滋病拆遷隊”進駐小區後,當地派出所民警先後3次出面,但只是告訴拆遷隊員不要和居民發生衝突,並未明確制止。
  已被刑事拘留的召集人“劉虎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雇用“艾滋病拆遷隊”是自己上網學來的,艾滋病人也是自己打電話召集的。但他否認了和房地產開發商的關係,表示作為一個包工頭,自己只是從拆遷公司手裡接了一部分活,拆不動的時候才想到了這個辦法。
  目前案件在進一步調查中。  (原標題:南陽公佈“艾滋病拆遷隊”事件真相)
創作者介紹

檜木傢俱

vo85vogd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